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民生

磨砺忍劲 考验耐心

发布时间: 2017年09月13日14:00

  记城市管理“百日行动”先进人物刘霞柱

  刘霞柱是塘桥城管中队的一位“老城管”,自从1997年参加城管工作以来,他一直兢兢业业,认真完成自己的任务,所负责的路段经常被评为示范路段。今年城市管理“百日行动”中,刘霞柱发挥一个“老城管”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优良作风,解决了不少管理中存在的顽疾,但刘霞柱却觉得“我没干什么,干的都是分内应该干的活。”

  多一点服务理念

  短短的七八百米的路,来来回回,风里来雨里去……刘霞柱一走就是好多年。在塘桥镇镇中路,刘霞柱和每位商户都认识。平时在这里执法,他都是耐心地进行提醒和劝导。当别人把拖把摆在道路上晾晒时,他经常主动把拖把收回来给店主,并提醒说,在路上晒拖把影响市容;路旁的自行车摆乱了,他都会上前搬过来放正;当摊贩违规占道经营时,他都会及时上前劝导。

  镇中路是塘桥镇最繁华的路段之一,路宽10米不到的路面两旁林立着三四百家商铺,刘霞柱每天都要在这条路段来回走上几十遍,但路上的问题却总是解决不完。“每天干活都是从零开始,下午也是,刚刚放回去了,他又放回来,每天都是重复做原来的事情。”刘霞柱在讲述商贩问题时说,只有态度好一点,你讲话人家才会听,工作才好做。自己没什么诀窍,只能靠耐心去劝。不过,令他感到欣慰的是,如今镇中路的店外店很少了,大部分店主对他还是支持的,“你说怎么放,他就怎么放。”

  在同事眼里,刘霞柱工作非常认真、负责。平时和他们在一起,像个老大哥一样,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吃苦。有时一些摊贩不听劝阻、态度蛮横,甚至骂骂咧咧,刘霞柱却还能摆着笑脸,一遍又一遍地劝导。

  塘桥镇华芳路有个蔬果市场,店外占道经营现象十分严重,华芳路也是出了名的“老大难”路段。蔬果市场里有一部分商户是当地的“老商户”,认为在自家地盘上占道经营是理所应当,对待协管人员态度蛮横,不服从管理。“里面十几户商家经常和我们打游击战,我们前脚刚走,还没走出蔬果市场的门,他们后脚就摆出来了,天天去,天天盯着。”刘霞柱说,对于这些商户,强制性的执法是起不到作用的,要讲究方式方法,必须以理服人,让管理对象有明确的认识,“和流动摊贩讲道理不可能一次就能讲通,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多次。人都是感性动物,我们经常去,不等开口,他们就自己收进去了。”刘霞柱将“服务管理”的要求时刻记在心上、落实到措施上,带领两名队员逐家逐户给商户宣传城市管理法律法规和有关政策要求。同时,开展摸底调查,了解商户的实际困难,帮助困难商户联系职业技能学校,学习技术,寻找新的就业门路。由于工作方法得当、方式灵活,经过努力,华芳路95%以上的商户都开始理解、支持、配合城管工作,“老大难”问题变成了“舒心丸”。

  在磨合中成长

  近日,镇中路农商行路口“新疆烧烤”开业了,店面整洁、干净,经营规范,很难想象这家烧烤店在一个月之前还是一个流动烧烤摊,这也是刘霞柱柔性执法“软功夫”的生动体现。

  在这之前,刘霞柱和这家烧烤店打了几个月的交道,“这个流动摊贩是新疆人,一开始语言上交流不畅,还不允许我们搬他的炉子,他也动脑筋,每次都晚一点出摊,我们就去他的固定位置等他,等到他来。每次也不处罚他,就是和他讲道理,就像揉面条一样,揉了几个月,他终于耐不过我们,找了门店。”这家烧烤店开业前,刘霞柱还在油烟净化装置、装修上帮助过该摊贩。“现在看到我都客气得不得了,开了门店更加规范,生意也不错。”刘霞柱笑着说。

  在刘霞柱看来,城管工作就是要沉得住气,耐得住性子。但是面对市民不对的行为时,希望城管在执法过程中能经得起“磨”,耐心给被执法者讲道理,绝对不能发火。一个字:“忍”!“城管工作就是不停地在磨性子,这么多年下来,我这种不会说话的人,现在也会聊天了,以前一天难得说几句话,现在还经常和摊贩、商户拉拉家常。”

  然而,刘霞柱耐心的态度却不一定总是换来理解。在今年8月的“百日行动”中,刘霞柱和同事们一起整治夜间占道摆摊。在中心镇区巡查时,刘霞柱发现一个烧烤摊在人行道上占道经营,他上前劝说该摊贩,但摊贩不理不睬、置若罔闻,一边谩骂,还一边将玻璃杯扔在地上泄愤。一开始刘霞柱并没有在意,整治结束后才觉得小腿隐隐作痛,捋起裤腿才发现小腿被划破了。当时已经深夜11点,刘霞柱来到医院,经医生检查,刘霞柱的小腿是被玻璃碎片划破的,且玻璃碎片已经扎到了骨头。听闻刘霞柱受伤,妻子连忙赶去医院,看着他的伤,他妻子埋怨他,“跟着你总是担惊受怕的。”然而,刘霞柱对此却十分淡然,“没什么大事,我们干城管工作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前阶段40几摄氏度的时候,一天出几身汗,我们好多队员脖子上的皮肤都被衣服磨破了,大家都晒得黑亮黑亮的。”

  刘霞柱说,城管工作要学会换位思考,有时候想想流动摊贩也不容易,所以在许可范围内能帮忙就帮忙,但对违法行为则坚持抵制,如果默许了一个,那第二个、第三个就管不住了,“也有熟人来找我说情、帮忙,我没有同意,干了这个工作得罪了好多乡里乡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