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政府信息公开>新闻发布会>往期回顾
张家港市2017年度保障民生权益十大典型案例新闻发布会
信息来源:政府办发布时间:2017-12-15 16:05浏览:【字体:

时间:2017年12月15日

地点:市法院

发布人:市法院审监庭副庭长林操场

林操场:

各位来宾,新闻界的朋友们:

下午好!首先,对大家前来出席本次新闻发布会表示热烈欢迎和衷心感谢。下面,由我为大家发布张家港市2017年度保障民生权益十大典型案例

案例一

恶意锁定他人手机牟利构成犯罪被判刑

2016年7月,陈某“苹果”手机被倪某远程锁住,后陈某花400元将其手机解锁。作为被害人的陈某不但没有报警,反而拜倪某为师,学习远程锁定手机方法。学得方法后,陈某在2016年9月至2017年2月间,利用官方网站忘记安全问题等功能对他人“苹果”账号的安全问题等设置进行修改,再多次将修改设置后的账号通过互联网出售给刘某某。刘某某则利用上述数据登录“苹果”官方网站,将“苹果”设备的数据予以抹除并修改绑定账号及密码,从而远程锁定了吴某某等人的“苹果”手机等50余台设备,再以“解锁费”的名义向吴某某等人索取钱财。同时,刘某某还通过向其他人购买大量修改过设置的“苹果”官方网站账号及相应数据,采用相同方法远程锁定辛某某等人的“苹果”手机等10余台设备并索取钱财。

市法院经审理认为,陈某、刘某某共同违反国家规定,对计算机信息系统功能进行干扰,造成计算机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后果特别严重,遂以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陈某有期徒刑五年;判处刘某某有期徒刑五年。

【点评】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是指违反国家规定,对计算机信息系统功能进行删除、修改、增加、干扰,造成计算机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后果严重的行为。对该罪,刑法规定了两档处刑:一是后果严重构成犯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二是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现实生活中,还有人以非法购买的公民个人信息冒用电商身份,骗取电商客服认证并进行密码重置进入电商评价系统,删除、修改差评,也属于对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的数据进行修改操作,后果严重的,同样也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案例二

组织考试作弊害人害己构成犯罪获刑

李某某听说花3000元就能使其通过驾考科目一理论考试,不禁动起了歪脑筋,后通过殷某某介绍联系了叶某某。2017年3月27日,叶某某带李某某到本市某小区,叶某某的同伙孙某某让李某某多熟悉鼠标,并换了一件特殊的衣服,还教李某某如何使用。该衣服特殊之处在于扣子上缝有一个微型摄像头,衣服内侧腰间位置还有一个发射器。当天下午李某某去考试时,通过调整姿势和鼠标,场外的孙某某便会通过耳机告知其答案。但李某某仅做了20多道题目就被监考官发现,监考官报警后其被抓获,后又顺藤摸瓜将叶某某、孙某某抓获。殷某某自知难逃法网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市法院经审理认为,叶某某、孙某某、殷某某共同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属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叶某某、孙某某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殷某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从轻处罚。鉴于叶某某、孙某某均系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殷某某系自首等情节,对叶某某、孙某某、殷某某均可从轻处罚。遂分别判处叶某某、孙某某、殷某某罚金人民币五千元、五千元和三千元。

【点评】组织考试作弊罪是指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为他人实施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帮助的,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试题、答案的,以及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考试等破坏考试秩序的行为。犯该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考试作弊行为破坏考试制度和人才选拔制度,妨碍公平竞争,破坏社会诚信,依法惩处该类犯罪有利于净化社会风气,倡导诚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案例三

工作中摔倒发病死亡   保险公司应按约理赔

邓某在工作中不慎摔倒受伤,送至医院治疗,入院后邓某突然出现意识恍惚,行走不稳等情形,被送至上级医院治疗,数日后死亡,死亡原因为脑干出血。市人社局作出工伤决定书,认定邓某死亡属于工伤。邓某所在的某公司为邓某投保了雇主责任险,某公司向邓某法定继承人支付赔款73万元后,向保险公司提出理赔。保险公司认为,邓某死亡系高血压疾病引发的脑干出血导致,不是意外身故,不属于保险责任;某公司仅在邓某昏迷时报案,邓某死亡时未向保险公司报案,导致保险公司对事故的真实情况无法查清,故不承担责任。

市法院经审理认为,即使邓某自身患有高血压疾病或有可能脑部血管薄弱,但如没有摔倒撞击的外力参与并不必然导致死亡的结果,因此邓某摔倒后引发的死亡后果,符合“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的、非疾病”的意外事故,邓某死亡属于保险理赔范围。某公司向保险公司报案时邓某已因脑干出血昏迷,之后因脑干出血死亡,死亡原因与昏迷原因具有连续性,保险公司在接到报案后未及时对事故原因进行调查,现又以某公司未及时通知导致邓某死亡原因无法查明为由拒绝理赔,不符合诚信原则。遂依法判决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向某公司支付相应的保险金。

【点评】根据《保险法》规定,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知道保险事故发生后,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故意或者因重大过失未及时通知,致使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等难以确定的,保险人对无法确定的部分,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本案虽然判决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但还是要再次提醒广大保险消费者,在保险事故发生后及时报案,以免影响后期理赔。

案例四

银行卡遭遇境外盗刷   银行存在过错需赔偿

2017年6月15日,丁某在办理银行卡转账时,发现余额不足,便立即通过银行查询发现有异常交易,遂于当天中午向后塍派出所报案,后开卡行通过查询,告知丁某其银行卡于2017年6月9日18时55分左右在境外发生六笔ATM机取款及消费,合计金额为20165.96元,丁某认为其一直在国内上班,从未去过境外,且银行卡一直在其身边,其卡内资金被盗刷是由于银行未尽安全保障义务,遂起诉要求银行赔偿损失。银行认为,丁某明知其所持的是磁条卡,在银行通过各种途径要约下,未能及时将磁条卡更换成芯片卡,故丁某对本次可疑交易产生的损失存在过错,请求驳回其诉讼请求。

市法院经审理认为,银行作为专业的金融机构,负有保障客户银行卡账户内存款安全的合同义务。丁某在发现其银行卡发生异常交易后,第一时间选择报警,银行方面也确认上述异常交易发生在境外,另外,丁某所在公司的上下班打卡记录可证明借记卡发生异常交易时,丁某在公司上班,足以证明银行卡账户发生的异地交易并非丁某持真实的银行卡所为,而是被他人盗刷。银行方面在无充分证据证明丁某对银行卡盗刷存在过错的情况下,主张应由丁某承担卡片保管不当以及未及时将磁片卡更换成芯片卡造成损失后果的抗辩理由,缺乏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遂判决银行赔偿丁某的上述损失。

【点评】银行负有保障客户银行卡账户内存款安全的义务。在客户银行卡被盗刷且无证据证明客户存在过错的情况下,银行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2017年下半年以来,本市发生多起银行卡在境外被盗刷事件,在此提醒广大市民在使用银行信用卡、借记卡时,一定要随身妥善保管。同时,在银行通知更换卡片时应及时更换,因为卡片在升级的同时也提高了银行卡的相关安全性。在发现自己银行卡出现异常交易时,立即报警,固定证据,并及时与银行方面沟通,避免或减少损失。

案例五

不守诚信“一房二卖”  构成违约被判赔偿

2017年2月24日,付某通过居间方天缘公司与徐某夫妇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约定徐某夫妇将名下一套房屋卖给付某,房价为116万元,税费由徐某夫妇负担。合同签订后,付某按合同约定按期支付了定金5万元、首付款51万元,剩余购房款60万元根据合同约定应在2017年8月10日前付清。让付某没想到的是,因房价不断攀升,2017年7月26日,徐某夫妇与赵某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合同》,将上述房屋以14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了赵某,约定过户费用由赵某承担,并与赵某办理了房屋过户手续。因合同目的无法实现,付某起诉至法院,要求解除房屋买卖合同,并由徐某夫妇双倍返还定金10万元、返还预付款51万元及利息损失、赔偿房屋差价损失24万元、税费67000元。

市法院审理后认为,徐某夫妇先后就同一套房屋与付某、赵某分别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因案涉房屋已过户至赵某名下,付某已经无法取得房屋所有权,故解除徐某夫妇与付某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合同解除后,徐某夫妇应当将收取的定金5万元、预付款51万元返还给付某,并承担占用该51万元期间的资金占用利息。本案中,导致合同解除的过错在于徐某夫妇,在付某与徐某夫妇签订合同后,因房价持续上涨,付某因合同解除后再次重置房屋必然产生房屋差价等损失,付某要求徐某夫妇赔偿两次出售房屋的差价24万元、税费67000元,未超出徐某夫妇徐一房二卖导致付某未能购置到案涉房屋而造成的损失,该部分损失徐某夫妇应予赔偿。关于付某主张双倍返还定金的诉讼请求,因与付某其他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相重合,不予支持。遂判决徐某夫妇向付某返还购房预付款51万元、返还定金5万元、赔偿房屋差价24万元、税费67000元。

【点评】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近年来,随着市场行情看涨,房价不断攀升,不少房屋出卖人不惜“一房二卖”,撕毁原先的房屋买卖协议,将已经出卖的房屋再次高价出售,这是严重违背诚信的行为,应予严厉制裁。因此,提醒广大房屋的出卖方,切不可为了贪图眼前的利益,用牺牲诚信来牟取利益,最终的结果往往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牟利不成,还要赔偿对方的损失。

案例六

骑马游乐摔伤  经营者未尽保障义务应赔偿

2015年9月26日,原告马某某至双山岛游玩,当日下午,原告马某某在被告童某经营的双山岛马场骑马时,不慎从马上摔下受伤。后经司法鉴定,原告马某某的伤情构成十级伤残。后马某某将童某诉至法院,要求童某赔偿损失。

市法院经审理认为,童某作为马场的经营者和骑乘服务的提供者,对于骑马运动的风险性认识应明显强于马某某,童某并未举证证明其在马某某的骑乘消费中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故对马某某所受伤害,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马某某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明知骑马活动具有一定危险性,却未能尽到审慎注意义务,对自己所受的伤害也应承担部分责任。遂依法酌定由童某承担马某某所受损失的70%,其余30%的损失由马某某自理。

【点评】作为运动类游乐项目的经营者,不仅要明确告知消费者可能存在的运动游乐风险,还要为消费者提供足以保障安全的设施设备,并在运动中对消费者进行充分有效的指导和提示,确保消费过程安全。如经营者未能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则要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消费者在参与具有一定风险的运动游乐项目时,应事先做好充足的防范准备工作和审慎注意义务,以确保自身安全。

案例七

拔火罐被烫成九级伤残  足浴经营者依法赔偿

2016年9月26日,惠某至某足浴会所拔火罐,会所工作人员蒋某在拔火罐过程中操作不慎造成酒精洒落将惠某烫伤。惠某的伤情经鉴定构成九级伤残。惠某诉至法院,要求某足浴会所、蒋某赔偿损失。某足浴会所认为,事发时惠某对烫伤的处理亦有不当,导致伤情扩大,存在一定过错,应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

市法院经审理认为,因蒋某操作失误,致惠某的背部等位置烧伤,蒋某应承担赔偿责任。蒋某系某足浴会所雇员,其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即某足浴会所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为妥善解决双方纠纷,经组织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由某足浴会所赔偿惠某各项损失共计14万元。

【点评】消费者在经营者的场所内消费娱乐时,经营者负有安全保障义务。所谓安全保障义务,是指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应尽的在合理范围内的使他人免受人身、财产损害的义务。经营者未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消费者受到损伤的,经营者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八

拆除承重墙  应恢复原状

钱某等6人是本市某小区4幢2楼至5楼的住户,黄某、袁某系该单元底层门面房所有人,某眼镜店承租了该门面房用于经营。2017年3月,某眼镜店在装修过程中,将相邻两间门面的承重墙拆除打通。2017年3月14日,房管部门向某眼镜店发出限期整改通知。钱某等6人认为黄某、袁某同意某眼镜店将承重墙拆除,造成承重墙柱下沉,部分墙体出现裂缝等安全隐患,在要求某眼镜店停止侵害及要求黄某、袁某阻止某眼镜店拆除未果后,向法院提起诉讼。某眼镜店、黄某、袁某认为,其已按照房管部门要求进行了整改,在本案诉讼之前已经对墙体进行了加固和恢复原状,未给钱某等人造成损失,请求驳回钱某等人的诉请。

市法院审理后认为,某眼镜店在租赁黄某、袁某的门面房时,拆除门面房中的承重墙,给居住在该门面房上层的住户造成安全隐患,某眼镜店虽在接到房管部门限期整改通知后新建墙体,但未举出相关行政部门作出整改完毕的结论或相关专业部门出具的鉴定结论,以证明新建墙体已恢复承重墙的作用,故钱某等人要求将被敲掉的承重墙恢复原状的诉请,应予支持。

点评】本案系相邻关系纠纷。所谓相邻关系,是指相互毗邻的两个以上不动产所有权人、用益物权人或占有人,在通行、用水等方面根据法律规定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是相邻不动产的权利人行使权利的延伸或者限制。相邻权利人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相邻关系,行使权利时不得损害或影响相邻人的权益,否则,要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案例九

未享受养老保险待遇的民工因公受伤可享受相应工伤待遇

王某于2013年4月达法定退休年龄,属未享受养老待遇的进城务工人员。2014年5月,王某至某家具厂工作,某家具厂与其既未签订劳动合同也未为其缴纳社会保险。2014年9月,王某在某家具厂内操作机械时受伤。后经认定王某受到的伤害为工伤,致残程度八级。后王某诉至法院,要求某家具厂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赔偿金、经济补偿金等。

市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在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未享受养老保险待遇,于2014年5月进入某家具厂工作,其与某家具厂之间建立劳动关系。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因此,王某有权向某家具厂主张工伤保险待遇。但因王某属于已达退休年龄后与用人单位形成的劳动关系,除了工伤保险待遇外,王某主张的双倍工资、赔偿金、经济补偿金,均不予支持。遂判决由某家具厂支付王某的工伤保险待遇。

【点评】根据相关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并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的关系是劳务关系。而对于已达法定退休年龄但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或未领取退休金的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存在用工关系,从更好地保障劳动者的权益角度分析,仍属劳动关系。即劳动关系的终止应以劳动者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为条件,而非以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为条件。故本案中王某受伤后有权向用人单位主张工伤保险待遇。

案例十

员工自行补缴社保  用人单位应当返还

姜某某于2007年进入某电力公司工作,某电力公司未给姜某某缴纳2007年9月至2014年12月期间的社会保险。2016年3月31日,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结算中心发出社会保险缴费通知单,载明姜某某2007年9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应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共计92890元,其中用人单位应负担68425元,个人应负担24465元。2016年4月7日,姜某某自行缴纳了上述全部社会保险费用。后姜某某诉至法院,要求某电力公司赔偿其68425元。

市法院经审理认为,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姜某某自行补缴了其在某电力公司工作期间即2007年9月至2014年12月的社会保险费,其中包含应由某电力公司负担的68425元,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已由劳动关系转化为普通民事纠纷的垫付款关系,相应款项理应由某电力公司支付给姜某某。遂判决某电力公司公司支付姜某某68425元。

【点评】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用人单位应当积极、主动的履行用人单位的职责。实践中存在很多劳动者面临即将退休,为了能够及时享受养老保险待遇而不得不自行垫付全部社保费用,在此情形下,用人单位应当按规定的比例向劳动者返还。

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附件: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