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永联:精彩演绎发展辩证法
信息来源:张家港市南丰镇发布时间:2020-09-21 13:19浏览:【字体:

9月21日至22日,中国农民丰收节江苏省主场活动暨永联村建村50周年庆祝活动将在永联村举行。活动的举办,将多角度、全方位、全维度展示永联村生态宜居、乡村文明、生活富裕的新画卷。

50年,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沧海一粟,却使永联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纵观50年发展历程,可以说,永联以一个村庄的努力融入到波澜壮阔的时代大潮中。

50年来,永联村由穷变富、由小变大,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走出了一条“以工业化牵引,带动城镇化建设,进而实现农业农村基本现代化”发展道路。

50年来,永联村坚持在共建中共享,在共享中共建,以此来团结群众、凝聚人心、谋求发展,不断探索共同富裕的实现形式和发展路径。

50年来,永联村持续创新乡村治理机制,破解农村社会形态和农民生活方式变化带来的治理难题,让村民们过上了幸福的城市生活。

50年来,永联村坚持“既要富口袋、也要富脑袋”,成功处理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两者的关系,实现人的素质全面提升。

创新与坚守相得益彰,发展方式的变与价值追求的不变相辅相成。永联村精彩演绎的发展辩证法,既是对过去发展经验的高度总结,也是未来挺进基本现代化的生动启示。有理由相信,永联村将继续为中国农村发展提供更多的鲜活经验。

工业化牵引城镇化

城镇化支撑工业化

驱车驶入“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永钢集团,就为其巨大的规模而震撼。一幢幢崭新的蓝色厂房整齐排列在道路两侧,掩映在碧树芳草间,各类运输管道、阶梯盘折连接,如巨龙般横卧在天空;步入智能炼钢车间转炉主控室,一位工人坐在干净的办公室内敲击电脑键盘、轻点鼠标,智能设备快速响应、配合作业,呈现出一派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象。

永钢集团是在永联村的土地上“生长”出的一个工业巨人,代表着永联人逐梦工业化的巨大成就。1978年,老书记吴栋材来到永联村后,突破“以粮为纲”的禁锢,带领村民挖塘养鱼,掘到了“第一桶金”。1979年至1983年,永联村聚拢能工巧匠,陆续创办了枕套厂、花砖厂、玉石厂等8个小工厂。上个世纪80年代,“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开始在苏南农村变为现实,农民盖楼房需要大量钢材。永联村大胆作为,筹资30万元创办轧钢厂。次年,轧钢厂产值就突破1000万元,并以永联轧钢厂为核心组建成立永钢集团。进入新世纪,永联再度自筹资金10亿元,用341天上马百万吨炼钢项目,一举将永钢发展成为大型钢铁联合型企业。

永钢集团的崛起,带来了集体经济的腾飞,加快了城镇化的进程。2006年起,永联村决定投入10多亿元,把散居在田间地头的3000多户村民全部实行集中居住。经过努力,一座现代化小镇拔地而起,此举不仅实现农村城镇化,又为永钢集团的更大发展腾挪空间。

“当时大家都说永钢的待遇不错,我把土地流转到村里后,就来参加了永钢的招聘。”永钢集团炼铁总厂烧结项目部职工陈伟说,刚来永钢的时候,也有很多不懂、不适应的地方,但是经过不断的培训学习,掌握了知识和技能,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现代化工人。在永联村,像陈伟这样从一名农民转变为一名工人的例子比比皆是。

工业化与城镇化相辅相成,驱动着永联村精彩蝶变,一举跃升为全国农村前三甲。现在永联村,有钢铁、重工、物流、金融、建设、旅游、现代农业等7个产业板块。2019年,全村实现营业收入750亿元,利税56亿元,村级可用财力1.61亿元。

“农村工业化、产业化是城镇化的基础和条件,永联坚持以工业化、产业化带动牵引农村的城镇化,进而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事实也证明这条道路是可行的。”永联村党委书记吴惠芳认为,永联把握处理好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关系,探索实践出一条两者互动良性发展的路径,让农民就地城镇化,过上幸福生活。

“感觉比以前上班还要忙,生活充实而幸福,看着广场上一道道亮丽的风景,尤其看着队员们认真练舞的样子,我发自内心地觉得高兴。”永联村村民朱玉兰还有一个身份:合之韵艺术团团长。她领着村民一起组建了舞蹈队,如今在张家港已小有名气,还在市里组织的比赛获奖。

共建富裕村庄

共享发展成果

每天早上5点多,“赶鸭人”陆志强就挥着长长的鸭杆,赶着1200多只鸭子来到永联现代粮食基地。在他的“指挥”下,鸭群迈着摇摇摆摆的步伐,“扑通、扑通”地跳进稻田里,欢腾地游动起来。陆志强说,虽然今年已经退休,但自己的身体还可以,继续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既能充实生活,也能为村里贡献一份力量。

在永联村,每个人都是奋斗者。他们宜工则工、宜农则农、宜商则商,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凭借自己的努力贡献力量,同时公平享受发展成果,实现共同富裕。

永联村2000多名村民在永钢集团实现就业。但是,还有许多因为学历低、年龄大、身体弱,被挡在了企业大门外。于是,永联村成立了劳务公司、保安物业公司,与周边企业签订保洁、保绿、保安服务协议,为那些低技能劳动力提供就业岗位。现在,共吸纳了近1500名低技能劳动力。永联村还建成了农耕文化园,为100来个村民提供就业岗位,虽然每年亏本在300万元左右,被人质疑搞旅游还倒贴钱,但村里很坚定,“经济账是亏本的,但民生账是盈利的”。

永联村还投资1500万元建设了农民创业园,共有8幢近一万平方米厂房,村里把水、电、气通到厂房门口,按每年每平方米43元的价格,租赁给有能力创业的村民。现在,农民创业园内共有23家小企业,平均每家企业每年盈利达50万元,同时,以创业带动就业,农民创业园共吸收劳动力600余人。永联小镇上,还有72个永联村民开店经营,平均年收入在30万元以上。

永联村实施农民集中居住,并没有采用常规的拆迁安置方式,而是制定了拆归拆、分归分的办法。“拆归拆”,就是拆的时候按市场价格一次性货币化赔偿补偿到位,尊重和维护农民家庭的存量资产。“分归分”,就是安置的时候按一户一套,每套145平方米,每平方米500元的价格,办理大产权红本子,一张结婚证为一户。这个做法实际是把货币形态的集体资产,公平地转化为家家户户的实物房产,让村民们共享经济发展成果。

“集体主义没有过时,过时的只是集体主义的实现方式。共建共享是集体主义的升级版,只有把握好共建与共享的关系,才能凝聚起人心,让永联村能够始终保持着活力。”吴惠芳表示,永联既要坚持激发农民的积极性,鼓励农民用双手建设富裕的村庄,同时也不断发展壮大集体经济,确保让全体村民共享发展成果,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永联小镇的广场上,永联村标志性雕塑“金手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这只寓为“创造”的金手指,象征着永联村上下一心,合力创造美好生活,并共享发展成果。

创新乡村治理

融入城市生活

走进永联小镇,一排排、一幢幢高楼整齐有序地坐落在小镇一隅,楼房旁河流环绕,将小镇拥入怀中,一推开窗便能嗅到江南水乡的雅致和风韵。再往里走,拐到商业街上,各类商铺饭馆敞开大门,招朋引客,处处透着繁华与热闹。

眼前的场景,与城市社区并无差别,但背后却历经曲折。让村民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一直是永联村致力于缩小城乡差别的目标。村里先后建起了农贸市场、小学、幼儿园、医院、商业街等城镇基础设施,甚至在村里安装了8个红绿灯和5个卡口,村民在家门口就可以上学、买菜、看病等。但是,由此引发的矛盾和烦恼,也逐渐多了起来。比如,农贸市场里蔬菜上农药残留物超标,小镇上的车辆超速闯红灯,这些事,村里管不了也管不好。于是,永联村向上积极争取支持,把公安、交警、工商、卫生、城管、消防等公共管理机构和人员派驻到永联村,担负起那些管不了也管不好的事务,永联小镇变得秩序井然。

永联村的美,不仅在于建得好,还在于管得好。实际上,在永联村的发展过程中,不断创新乡村治理,提升村民获得感幸福感,始终贯穿其中。

发展初期,村企合一是永联村集体经济迅速发展壮大的重要法宝。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深入,由村企合一引发的矛盾问题也变得突出起来。为此,永联村先后两次对永钢集团清资核产,把永钢集团从永联村的集体资产中剥离出来,进行股份制改造,永联村经济合作社持有永钢集团25%股权。从此,永钢集团按现代企业制度自我运行,永联村按乡规民约充分自治。

村企关系理顺后,永钢集团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永联村经济合作社依靠25%的股权收益,集体资产也得到了快速增长。这时,处在政经合一状态的村民委员会,对集体资产经营管理的任务越来越重。同时,村民委员会面临的社会治理任务也越来越复杂。这时,村民委员会管资产能力不足、抓治理精力不够的问题越来越突出。为此,永联村从2012年开始,着手实施政经分离,把集体资产经营管理职能从村民委员会中剥离出来,充分发挥村经济合作社的经营管理功能。永联村经济合作社党总支书记陈建新介绍,经济合作社按照公司化、专业化运行,确保村集体经济健康运行。

经济功能有着落了,治理矛盾却凸显出来。政经分离后,永联村民委员会虽然职能任务比较单一,精力也比较集中,但是,村民自治的体制方式与城镇化的社区治理要求明显不相适应。为此,2013年,经过上级审批同意,永联村不再举行村民委员会选举,全体村民参加永合社区选举,产生永合社区居民委员会。永合社区党总支书记秦欢介绍,现在,永联村的社会治理由村民委员会体制下的村民自治转变为居民委员会体制下的居民自治。永联村村民的身份转化为永合社区居民和永联村经济合作社社员。

现在的永联村,党组织领导的乡村治理体系更加完善。永联先后成立了张家港惠邻社工、永联为民基金会、惠民服务中心、志愿者联合会等社会组织,作为乡村治理体系的有益补充。今年初,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农业农村部等部门公布新认定的全国乡村治理示范乡镇、全国乡村治理示范村名单,永联村成功入选全国乡村治理示范村。

既要生活富裕

也要乡风文明

走在永联村,你可以发现,这个全国知名的富裕村庄,对文化的崇尚以及对文明的敬畏,已经渗透到每个角落。

为了让孩子们享受到城里孩子一样的高雅艺术学习培训机会,永联村与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合作,在永联小学成立管弦乐团,从上海请来一流的老师进行教学。孩子们先后到上海大剧院、北京天桥大剧院演出过。

永联村投资了近一亿元建设了永联文化活动中心和永联戏楼,经常邀请各类文艺团体前来演出,对永联村民实施常态化的艺术熏陶。

在永联小镇的爱心街上,还建了一个智力加油站,花了近百万元购买各类玩具,供孩子们训练智力,不让永联的孩子因为家庭经济上的差异,带给孩子们在智力训练条件上的不平等。

永联村深知,在提高村民物质生活水平,实现仓廪实、衣食足的同时,也要关注居民精神文化生活,提升其文化素养和文明素质,实现人人知礼节、明荣辱。

“乡村的精神文明建设一定要有能让老百姓在乎的抓手,避免形式主义和效率不高情况的出现。”吴惠芳说,永联村的精神文明建设不是“喊口号”,与居民的生产生活相结合,在经历用经济奖励的手段后,转变为精神激励的手段为主。

2004年,永联设立“文明家庭奖”,将社会公德、家庭美德、职业道德、个人品德等要求,制定成百分制考核条款,以家庭为单位进行年度考核,将考核结果与村民的年终分配相挂钩,并给予一定的奖励。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百姓在乎的不再是那些经济奖励,而是“面子”。对此,永联做出改变,自去年开始,不再将文明家庭奖考核与年终分配相挂钩,而是根据考核积分进行排名,授予家庭不同的“奖牌”,挂在家门口,作为家风良好的标志。如今,尽管没有了经济奖励,但大家争当文明户的劲头却更足了。

永联村的村民,不仅习惯于管好自家事,还会关心大家的事。“村民议事厅”里,百姓矛盾问题大家议,百姓利益诉求民主谈。永联村现已形成了“议事平台议大事、议事团议难事、楼道小组议琐事”的三级议事平台,不断激发公民意识。

永联村入口处立着一个户外大屏,播放的内容很有意思,往往是村民们围绕一个话题进行辩论,正反两方观点对立,讨论得十分热烈。永联村把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政策和规定交由村民们讨论,不设前提,自由讨论,并将讨论的观点制作成短视频播放,至今已就文明养犬、公厕文明、垃圾分类等议题进行了辩论。在村民们“唇枪舌剑”中,国家的有关政策和规定得到了认同。这些议题都是村里用“智慧永联”互联网平台收集而来,潜移默化间提升了村民的人文素养和精神境界。

基本实现现代化,人的现代化至关重要。作为农村发展的排头兵,永联村持之以恒提升人的素质,不仅有着现实需要,也必将为全国乡村振兴提供更具价值的启示和思考。

乡村振兴看永联。9月18日,张家港市召开全市农村发展大会,充分发挥永联村先进典型的示范引领作用,动员全市上下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扎实做好新时代“三农”工作,努力探索一条具有港城特色的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之路,争当苏州乃至全省率先基本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排头兵。

来源:新华日报2020年9月20日第八版

附件: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