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政务服务>专题服务>文化教育>文化研究
缪昌期(1562~1626年)
信息来源:组织科发布时间:2017-02-08 17:50浏览:【字体:


人物简介

缪昌期(1562~1626),字当时,号西溪,张家港塘市人。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53岁方中进士,选庶吉士,被任命为翰林院检讨。与东林党首领、左都御史杨涟、左光斗相契合,人赞“东林文胆”。时阉官魏忠贤专断朝政,请缪昌期写碑文,缪严词拒绝,魏忠贤因此怀恨在心。天启六年农历三月被捕,备受酷刑,十指全脱,然而缪昌期大义凛然,词气不挠。四月,惨死狱中,碎首黄门,暴尸城北。崇祯即位后沉冤昭雪,赠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追谥文贞。著有《从野堂存稿》八卷,《周易九鼎》十六卷,《四书九鼎》十四卷。

 

人物轶事 

明代天启年间,阉官魏忠贤把持朝政,广结党羽,组成了一个阉党集团,自封为九千岁。许多地方为他建立了生祠,他自己在玉泉山大兴土木,营造生圹。当时,担任谕德的缪昌期在朝中颇有文名,魏忠贤派爪牙找他,要他为魏忠贤起草墓志铭。缪昌期是一位正直的东林党官员,对魏忠贤的倒行逆施早就恨之入骨。对来人说:“我一生最不愿为人作谀美之词的墓志铭,何况替这种应该受刑的人来有辱我的笔墨呢!”魏忠贤听了爪牙的回报,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马上将缪昌期碎尸万段。

缪昌期少年时就读了大量经史文赋,才思敏捷,文笔流畅,在江南士林中小有名气。他7岁入家塾,11岁开笔习举业,14岁赴童子试,县令刘守泰见而赏之,置一等。15岁试学台,不录。年二十,岁考第12名,补廪生。此后科举屡试不第,万历四十一年中进士,任职检讨。与朝中东林党人意气相投,结为知己。不久,皇宫中发生了一件震动朝野案件,一个名叫张差的男子,手执大棒,闯入太子朱常洛的慈庆宫,击伤了守门人,幸被闻讯赶来的卫士擒获。巡城御史刘廷光和刑部官员在审讯张差时,张差言语错乱,刘廷光和刑部认为张差系“疯颠”,准备结案。东林党官员左光斗、杨涟、缪昌期等人坚决反对,要求复审。复审时,张差供出系受郑贵妃派来的太监庞保指使(目的是欲将郑贵妃子、福王朱常洵取代朱常洛为太子)。由于神宗朱翊钧的庇护,郑贵妃未受追究,只处决了庞保和张差。在要求复审张差时,缪昌期曾愤慨地指责刘廷光:“一个御史,竟然用‘疯颠’二字,为乱臣贼子开脱”。刘廷光怀恨在心。事后,唆使另一官员以莫须有罪名奏劾缪昌期,缪昌期气愤地托病回乡。 

天启元年(1621),缪昌期被熹宗起用为左赞善,不久升为谕德。他拒绝了魏忠贤请他写墓志铭的要求,并参与了东林党人与魏忠贤的斗争。鉴于魏忠贤越来越肆无忌惮地乱国害民。缪昌期代杨涟(左都副御史)起草了参劾魏忠贤的奏章。奏章列举了魏忠贤24条翠状。其中有残害忠良、草菅人命、包庇奸邪、网罗党羽,欺瞒皇帝,胡作非为等等,条条罪状都有具体而确凿的事实。这是一篇揭露阉党首恶罪行的檄文,道出了一切贤良正直人们的心声。言锋语镝,义正辞严。奏章一上,朝中沸腾。东林党人和忠良人士大为振奋,纷纷上书奏劾阉党。魏忠贤在大臣们雪片似地奏章面前,开始惶惶不可终日。但由于熹宗朱由校沉湎玩乐,基本不理朝政,对大臣们参劾魏忠贤的奏章态度暧昧。魏忠贤渐渐有恃无恐,与阉党骨干密谋对谏臣们进行反扑。 

很快,魏忠贤矫旨对东林党官员万火景 (工部屯田司郎中)处以一百刑杖。在其爪牙毒打下,万火景竟被活活打死。接着又对参劾他的官员给以罢官、削职处分。缪昌期和他的同乡,东林党人李应异(西台御史)也被罢官回到了江阴。 

魏忠贤并没有就此罢休,于天启五年(1625)兴起大狱。首先杀害了杨涟、左光斗、袁化中、魏大中、周朝瑞、顾大章(时称六君子),接着大规模迫害东林党人。第二年三月,缪昌期、李应异被魏忠贤派出的缇骑逮捕押至京城狱中。 

缪昌期自知难脱魏忠贤毒手,在人槛时写了这样一首诗:  尝读膺谤传,潸然涕不禁。而今车槛里,始悟凤根深。一死无余事,三朝未报心。南枝应北指,视我实园阴。 

缪昌期在魏忠贤爪牙的残酷行刑下,怒斥阉奸,坚贞不屈。最后惨死狱中。死时全身肿胀,双手十指全被魏忠良指使爪牙折断。 

崇祯元年,东林冤案被平反,缪昌期被追封为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谥文贞,在江阴为他建立了“缪文贞公祠”。遗著有《从野堂存稿》、《周易九鼎》、《四书九鼎》等。

 

缪昌期就逮诗(十首)

槛 车

当读膺滂传,潸然涕不禁;

而今车槛里,始悟夙根深。

一死无余事,三朝未报心!

南枝应北指,视我实围阴。

 

痛 亲

生来气体若,父母信情怜;

妖梦频纷若,慈颜意惨然。

无心逃雷网,在恨负重泉!

赤岸松杉邈,诸孙好护门。

 

痛弟妹

爱妹同胞笃,先零二十秋;

刚余异母弟,祸到已弥留。

原上凄风紧,车前白日愁!

衰门应祚薄,已矣复何无。

 

慰 妻

闺房偏盛德,死矣愧吾妻;

百顺承姑舅,千辛啜娇藜。

荣华悲短促,风雨泣低迷;

忍死提诸子,无徒叹噬脐。

 

示 儿

诸儿初了了,长大竟无成;

世事浑如梦,贻经累后生。

覆巢宁有卵?刈草岂留萌?

幸得收吾骨,还须隐姓名。

 

慰 女

吾女儒生妇,生来礼法王;

只今逢末劫,正台忏余殃。

稍足无盈橐,长贫且厌糠;

缇梦何去诉?软语慰而娘。

 

别 友

生平肝胆热,掇出在人前,

为友常分谤,推贤必让先。

我心无曲折,人性有儇便;

生死应交在,宁为异日怜!

 

慰 妾

其一

朝朝念佛保平安,暗里添愁泪不干。

肠断琅当声一响,堂前咫尺不相看!


其二

来时自矢死靡他,贴意摩挲赖起疴。

昨夜飞魂惊入梦,蓬头跣足叫天那!


其三

我是刚肠铁石人,不为女子惜娇春。

莲花会上来相接,共礼如来证往因。


附件:
相关信息: